朱瑟培·钱尼

编辑:广大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4 17:55:1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朱瑟培·钱尼〔Giuseppe Cenni〕。一九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出生于 Casola Valsenio〔意大利中部,Ravenna 附近〕,从小他就非常喜欢飞行〔题外话:意大利当时是个航空大国,红猪便是以当时的意大利做背景〕,二十岁他加入空军,接受了成为预备军官的训练,训练结束后,授少尉〔Sottotenente〕衔,作为一个战斗机飞行员被派到第一五三中队〔153aSquadriglia Caccia〕,基地位于 Campoformido。
中文名
朱瑟培·钱尼
外文名
Giuseppe Cenni
出生地
Casola Valsenio
出生日期
一九一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出生

朱瑟培·钱尼人物简介

编辑
Giuseppe Cenni(1915年2月27日-1943年9月4日)是一个意大利飞行员。一个主要在Regia航空公司(皇家空军),他是一个战争英雄第二次世界大战并被授予军事英勇的金牌死后。

朱瑟培·钱尼传记

编辑

朱瑟培·钱尼一九三六年八月

钱尼志愿来到西班牙,参加民族派对抗共和派。当时他的假名是 Victor Sella,他使用CR.32据称击落了七架敌机,因此获得两枚银勋章〔Silver Medals〕,并且晋升 Careerofficer。

朱瑟培·钱尼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九日

在一次任务中,由于能见度过低,他被另一架CR.32误击。他被迫跳伞,并被共和派俘虏,被关了七个月之后〔差点被饿死〕,他在一次俘虏交换中被释放。
钱尼很快恢复健康并回到意大利他原来的部队,在正常的训练以外,他还参加了一些航空表演和航空竞赛。

朱瑟培·钱尼一九三七年十二月

他晋升中尉〔Tenente〕。

朱瑟培·钱尼三八年九月一日

他被派到一个位于Castiglion del Lago的战斗机学校做教官,向学员们传授他的实战技巧。

朱瑟培·钱尼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他结婚了,然后他被派到另一个属于空军学院的位于 Capua的战斗机学校,不过又很快又调到位于罗马的第三五四中队〔354a Sq.C.T.〕,部队装备G.50战斗机。

朱瑟培·钱尼一九四年四月十日

他被派到一个位于罗马尼亚 Bazan 的战斗机学校, 教授当地的飞行员使用意大利制造的 NardiFN.305 教练机。不过和以往一样,他只逗留了很短时间,因为战争爆发了〔六月十日〕,他马上要求转到一个作战部队去。钱尼在第三六一中队〔361a Sq.C.T〕服役了一段时间以后,被选派到德国参加斯图卡训练课程。训练结束后,钱尼回到意大利,被任命为第二三九俯冲轰炸机中队〔239aSquadriglia Bombardamento aTuffo〕指挥官,中队绰号Picchiatello〔当时意大利流行的一种卡通造型,善于俯冲〕,装备Ju87B-2和R-2,和第二三八中队共同组成新的第九十七轰炸机大队〔97°Gruppo B.a T.〕。

朱瑟培·钱尼一九四二年春

两架第二三九中队的斯图卡,前面那架可以看到一些表示击中船只战绩的标记第二三八中队的斯图卡,这是一架中队长的座机,在机身后部有额外的白色窄条标记第九十七大队的斯图卡十一月二十一到二十五日,部队转移到西西里的 Comiso,然后在二十八日开始投入战斗中。这天钱尼、一个同一中队的机组和四架二三八中队的斯图卡在十八架第二十三大队的CR.42护航下攻击了马耳他南部一个向亚历山大航行的船队〔
Collar 行动〕。八架飓风进行了拦截,但是被护航机缠住了。斯图卡使用了SD500炸弹,攻击了一艘战列舰〔相信是巡洋舰格拉斯哥〕,但没有命中弹。

朱瑟培·钱尼十二月六日

部队转移到
Lecce,支援亚得里亚海对岸的希腊前线。钱尼在新前线的第一个任务是在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同行的还有三架第二三九中队的和五架第二三八中队的斯图卡,目标是战线南部
Pigerasi 的敌军,另一个类似的任务在下午进行,钱尼也参加了。

朱瑟培·钱尼一九四一年

五月时为上尉的钱尼在 Lecce 的 Galatina 基地,当时为第二三九中队指挥官
可以看到中队的队徽:一只俯冲的鸭子,以及红蓝两色代表指挥官的三角符号
从三月末开始,钱尼的部队转为攻击海上目标。他发明了一种新的轰炸技术,他称之为跳弹轰炸〔Skip bombing〕。
方法是以低高度接近目标船只,投下一颗装了延时引信的炸弹,炸弹在水面上反弹,然后击中目标,借惯性穿透外壁进入目标内部,之后炸弹会在一段时间后才爆炸,以使攻击的飞机飞到安全的地方。不过这个方法只适合攻击没有装甲保护的商船。
三月二十二日钱尼和他的部下在 Corfu 以北攻击两艘货船,其中一艘被击中并且燃烧。
四月四日,他在 Corfu 附近使用跳弹攻击了另一艘敌军商船,炸弹击中了那艘船,商船 Susanna
号〔九百三十二吨〕,晚些时候被其他人再次击中并被迫抢滩。同一日,他和他的部下在另一次攻击中击沉希腊护航驱逐舰 Proussa。
那艘可怜的 Susanna 号
四月六日,南斯拉夫战役开始。由于德国部队的参战,意大利部队的任务比以前简单的多了。同时,钱尼也被晋升为上尉。
在新的战场, 第九十七大队〔辖第二三九和二○九中队〕的第一个任务是攻击在 Cattaro 的南斯拉夫海军基地。
携带SD500反舰炸弹的斯图卡没有直接命中任何船只,但是一些近失弹使一些船只受到损伤。他的飞机带着一只受伤的机翼回到
Lecce,原因是对空炮火,一架二三九中队的斯图卡被击落,乘员阵亡。
四月十日,二三九中队转到 Jesi〔 Lecce 以北,亚得里亚海岸边〕,以便更加接近敌人。第二天,由钱尼带领,七架斯图卡起飞飞向位于
Sebenico 的一个南斯拉夫海军基地。一艘护航驱逐舰宣称被击沉,并且击中基地的一些其他目标。几天后,在另一次攻击 Sebenico
的过程中,两架斯图卡被对空炮火击落,乘员阵亡。

朱瑟培·钱尼一九四一年

希腊前线,钱尼的斯图卡在命中一艘敌舰后在爬升
钱尼的机枪手 Giorgio Busseti 上士拍摄
四月十四日,钱尼的中队回到
Lecce。十九日,恢复攻击希腊的陆上目标。钱尼带着他的部下完成了五次任务,在最后一次,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他再次击中了搁浅的 Susanna
号,将它炸成两截。
这个时候,希腊-南斯拉夫战役已经接近尾声,钱尼获得了另外两枚银勋章。但是,另一个前线更需要俯冲轰炸机部队——北非。在短暂休息了几天以后,二三九中队脱离第九十七大队,转移到利比亚的
Derna。这是一个新的战场,除了攻击海岸附近的船只以外,还要攻击托布鲁克要塞周围的敌人。这些任务很多时候和德国空军的斯图卡一起执行。
第一个任务在五月二十五日来到,那天下午,钱尼带着他的部下攻击了英国海军 Grimsby 号炮艇〔sloop〕和 SS Helka
号油船,这两艘船早些时候已被德国的斯图卡炸中,这两艘船的船员已经弃船。
六月二十四日,一个由一艘油船、两艘炮艇组成的小船队在托布鲁克对开被斯图卡攻击。在最初由德国人进行的攻击中,英炮艇 Auckland
号被击沉。在随后由二三九中队和I/StG.1进行的联合攻击中,油船 Pass of Balmaha 受了轻伤,但仍然能够到达托布鲁克。
几天后,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左右,澳大利亚驱逐舰 Waterhen 号在 Bardia
附近受到德国和意大利斯图卡的联合攻击,一枚意大利斯图卡投下的五百公斤炸弹将其击成重伤。第二天凌晨一点三十分,英国驱逐舰 Defender
号对其进行拖航途中,Waterhen 号沉没。
三十日下午,英国 Aphis 级江河炮艇 Cricket 号被意大利和德国斯图卡击成重伤, 一架意大利斯图卡被击落,飞行员 Tarantola
上士成功逃出,机枪手则阵亡。Tarantola 上士之后转到战斗机部队并成为一名相当出名的王牌飞行员。Cricket
号被拖回亚历山大港,不过由于过重的伤势而报废。
七月十五日,登陆艇LCT-10〔运输用途〕在托布鲁克附近被德国和意大利斯图卡联合击沉。
在进行这一系列成功的对舰攻击的同时,钱尼的部队也要在托布鲁克附近执行一些危险的攻击任务,目标包括受到严密对空炮火掩护的敌军阵地、港口中的船只、敌人的装甲和机械化部队。他的飞机两次被防空炮火重伤,不过仍然安然返回。这些任务不但使中队的人员受到损失,同时也使他们的飞机的状况越来越差。很快,整个中队精疲力尽,并且被转移到班加西以执行较低强度的任务:护航。
七月二十八日,发生了一件到现在仍然不太清楚的事情,一个钱尼的部下在一次单独飞行的时候,声称在 Ghemines
附近攻击了一艘敌军的潜艇,潜艇被击沉,一些幸存者上了一艘救生艇。
不过那天英国海军并没有潜艇的损失报告,那个飞行员相信是搞错了。〔虽然没有相关的资料在手,不过如果飞行员没有撒谎,我推测那是一艘正在执行运送特种人员上岸任务的潜艇。〕
七月三十一日,钱尼带着他的部队回到意大利,他因为北非的战斗又获得了两枚银勋章。
在一段时间的休假以后,十月份钱尼被任命为一间位于 Lonate Pozzolo 的,负责训练俯冲轰炸机飞行员的训练中心〔1° Nucleo
Addestramento
Tuffatori〕的指挥官。这个任命给了他一个平静的时期,他有时间和他的妻子和刚满一岁的女儿在一起。不过他对飞行和战斗的欲望很快使他向上面提出要求:到前线去。他被调往一个装备斯图卡的新组建的大队:第一○二轰炸机大队〔102°Gruppo
B.a T.〕。几个星期后,部队开始在西西里投入对开往马耳他的船队的攻击。
钱尼设计的第一○二大队队徽
当时正是马耳他最困难的时期的开始,英国为了补给马耳他,在六月中同时派出了两个船队,一个从直布罗陀出发,代号鱼叉〔Harpoon〕行动,一个从亚历山大出发,代号雄壮。
六月十四日上午,钱尼的大队从 Gela 转移到 Chinisia
,以便从更近的距离上攻击鱼叉船队。下午六点,钱尼带队起飞,攻击在航程边缘的敌军船队,大队声称击中一艘巡洋舰和一艘商船〔但是没有证实,但是一些炸弹落在离几艘驱逐舰非常近的地方〕,一架斯图卡由于耗尽燃料而在海上迫降,乘员获救。
第二天,上午十点五十分,钱尼再次带领大队起飞进行攻击。十二点十五分,大队发现了敌军船队并开始攻击,但是这次攻击仍然是不成功的,两架斯图卡被护航的英国战斗机击伤,但成功返航,另一架再次由于燃料不足而迫降,乘员失踪。
七月三十一日,钱尼晋升少校。这时候发生了在地中海最大的一次护航战,四二年八月,英国从直布罗陀派出一支庞大的船队,包括四艘航母、两艘战列舰、七艘巡洋舰、二十七艘驱逐舰组成的护航队护航十四艘商船向马耳他前进,代号支座〔Pedestal〕行动。意大利的主要舰艇没有参战,德国和意大利的潜艇、飞机、鱼雷快艇对船队进行了攻击,激烈的交战从十日开始一直持续到十五日商船进入马耳他港。英军损失了一艘航母、两艘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另外两艘航母、两艘巡洋舰受伤,九艘商船被击沉,只有五艘商船进入马耳他港,包括了受重伤的俄亥俄号油轮〔这艘油轮的燃料使得马耳他的空军部队能够继续攻击隆美尔的补给船队,在卸下燃料后,油轮翻沉〕。
再次转移到 Chinisia
后的八月十二日下午,钱尼带领九架装有副油箱的斯图卡起飞,和意大利鱼雷轰炸机、德国俯冲轰炸机一起进行攻击行动。攻击行动进行得非常顺利且成功,英驱逐舰“预见”号被一枚SM.79鱼雷机的鱼雷击中,航空母舰“无敌”被德军斯图卡命中三颗炸弹,两架第一○二大队的飞机被击落。第二天,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钱尼带领八架一○二大队的斯图卡攻击
Pantelleria 以南的解散了的船队。
他们的目标包括了拖带中的油船俄亥俄号,但是攻击不很成功,只有一枚近失弹给了俄亥俄号轻微的损伤,两架斯图卡被击落,其中一架坠落在油轮旁,再给了油船一些损伤。这艘油轮在第三天〔十四日〕上午十点再次受到钱尼大队的攻击,但是炸弹没有命中油轮,却打断了拖缆〔这个难度更大〕。这艘油轮终归驶进了马耳他港,一架斯图卡在这次行动中损失。
这次作战结束以后,十月份第一○二大队开始执行对马耳他的夜间轰炸任务,战果包括摧毁了一个在 Cala San Marcu 的雷达站。
一九四二年十月底,第一○二大队经过多次的战斗,斯图卡损失严重,剩下的Ju-87也被宣布为不能再使用并被除名。大队回到 Lonate
Pozzolo
,换装Re.2002战斗轰炸机。换装很不顺利,因为新飞机相当难操纵而且发动机可靠性较差,不过这种飞机相当结实可靠。在换装的过程中,钱尼的第二个女儿出生了。
一九四三年四月,第二三九中队在 Lonate Pozzolo 进行换装训练
一九四三年夏初,第一○二大队完成了作战的准备,这个时候北非已经失去了,盟军下一个目标很明显就是意大利本土。越来越多的盟军飞机出现在空中,在投入战斗之前,钱尼对他的手下说道:“将你的物品列一个清单放好,我不想在你阵亡的时候还要去数你的袜子!”虽然是很无情的讲话,但部下都是接受的,因为钱尼本人和他们一起投入到危险之中,而且总是带头攻击,大家退出攻击的时候,他常常会为大家进行掩护。
Re.2002的照片
Re.2002的照片
Re.2002的照片
一九四三年夏天,在 Manduria 基地被空袭击毁的第一○一大队的Re.2002
两架第二○八中队的飞机,隶属第一○一大队
七月十日,盟军登陆西西里,意大利空军将可以调动的一切力量投入到这里,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分散的、甚至可以说自杀性的攻击,第一○二大队则被派到意大利南部的
Crotone,隶属第五航空群〔5°Stormo〕。
七月十日晚,大队起飞九架飞机在八架G.50掩护下发起首次攻击,这次攻击由第五航空群指挥官 Nobili
中校带领。这次攻击声称击中了一些船只和登陆艇,四架飞机被击落,包括 Nobili,钱尼接替了他的职位。
十一日,钱尼带领了两次攻击敌军的船只,第二次攻击中,一颗炸弹击中了美货轮 Joseph G. Cannon
号,但炸弹没有爆炸,这艘货轮因伤返回马耳他。攻击的编队受到约三十架喷火的攻击,三架Re.2002被击落,但一架喷火被 Melotti 中士击落。
几天以后,十九日,只剩下十五架飞机的第五航空群再次对 Siracusa-Augusta
地区的船只进行攻击〔钱尼没有参加〕,由于缺乏战斗机护航,损失了六架Re.2002。
第五航空群的Re.2002,据称是钱尼阵亡当天拍摄的
钱尼座机,钱尼驾驶它执行了最后一次任务
八月份,在经过几次对西西里登陆的敌军的攻击以后。在西西里和 Calabria 的机场都被放弃。航空群残余转移到
Manduria〔Puglia〕, 四三年九月四日,意大利和盟军签订和约〔秘密且未生效〕,不过钱尼的部队仍然在奋战,攻击盟军在 Reggio
Calabria 的登陆点。
在俯冲投弹以后,编队受到一群喷火式攻击,钱尼少校最后被看到在试图掩护他的部下的脱离。他没有返回基地,无疑被一架敌机击落并阵亡。
他死后被追授最高勋章:the Medaglia d'Oro al Valor Militare。
今天,第五航空群——意大利空军主要对地攻击单位之一——以他的名字 Giuseppe Cenni 命名,以纪念他的无畏和牺牲精神。

朱瑟培·钱尼荣誉

编辑
军事装饰
军事英勇的金牌
军事英勇的银牌
军事英勇的银牌
军事英勇的银牌
军事英勇的银牌
军事英勇的银牌
军事英勇的银牌
二级铁十字勋章

朱瑟培·钱尼纪念馆

编辑
  • 5ºStormo的意大利空军主要致力于朱塞佩Cenni。Stormo驻扎的空军基地Cervia-Pisignano(拉文纳).
  • 六十年代初,他的家乡,Casola Valsenio(拉文纳),专用的街道。
  • 的直辖市帕尔玛,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街道献给他的城堡。
  • 的直辖市齐诺专用的街道附近Cenni列奥纳多·达·芬奇机场.
  • 的直辖市Varsi(帕尔马)专用Cenni街。
  • 镇的manduria(塔兰托)专用Cenni街。
  • 一个纪念碑雷焦卡拉布里亚是为了纪念他。
  • 军用机场内的那里里米尼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朱瑟培·钱尼琐事

编辑
在他俯冲轰炸机任务的开始,他开始使用无线电信号的所有飞行员中队来表示。这句话是“valzer力挽狂澜!”(“华尔兹家伙!”)多年来这个短语出名和中队的特征。自1993年以来,这句话写在了尾翼飞机的102º睿。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