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叔业

编辑:广大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06:39: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裴叔业(438-500年),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南北朝时期南齐名将,后降北魏,冀州刺史裴徽后代。
少有气干,常以将略自许。南朝宋元徽末年,为羽林监萧道成以为骠骑行参军。萧道成建立南齐,迁为宁朔将军,辅助萧鸾夺取帝位,迁为给事黄门侍郎,封武昌县伯。淮汉之战有功,行冠军将军、徐州刺史。[1] 
孝文帝元宏南次钟离,以为徐州刺史。萧宝卷继位,诛杀大臣,遂投顺北魏,以为散骑常侍征南将军豫州刺史,封兰陵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未至,卒于道中。宣武帝元恪追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忠武,给东园温明秘器。[2] 
本    名
裴叔业
所处时代
南北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河东闻喜
出生时间
438年
去世时间
500年4月13日
主要成就
武昌县伯 徐州刺史 开府仪同三司

裴叔业早期经历

编辑
建元二年(480年),裴叔业上书说:“成都沃壤,四塞为固,古称一人守隘,万夫趑趄。雍、齐乱于汉世,谯、李寇于晋代,成败之迹,事载前史。顷世以来,绥驭乖术,地惟形势,居之者异姓,国实武用,镇之者无兵,致寇掠充斥,赕税不断。宜遣帝子之尊,临抚巴蜀,总益、梁、南秦为三州刺史。率文武万人,先启岷汉,分遣郡戍,皆配精力,搜荡山源,纠虔奸蠹。威令既行,民夷必服”(《南齐书·裴叔业列传》[1]  )。裴叔业因此被任命为宁朔将军。
建元四年(482年),裴叔业官至右军将军,东中郎将、谘议参军。后萧鸾(后为齐明帝)见到裴叔业很有才能,惊奇地对他说:“卿有如是志相,何虑不大富贵?深宜勉之”(《魏书·裴叔业列传》[3]  )。
永明五年(487年),萧鸾升为豫州(治今安徽当涂)刺史,便以裴叔业为右军司马,加建威将军、军主,领陈留太守。七年(489年),裴叔业王敬则征西司马,在寿春数年。九年(491年),为宁蛮长史、广平太守。

裴叔业主要功绩

编辑

裴叔业擒杀王奂

永明十一年(493年)二月,雍州(治今湖北襄阳)刺史王奂因憎恨宁蛮府长史刘兴祖,遂以谋反罪囚禁刘兴祖。齐武帝萧赜诏王奂将刘兴祖押送齐都建康(今江苏南京)。王奂将刘兴祖杀死在狱中,还谎称是他自己上吊自杀。齐武帝为之震怒,即派中书舍人吕文显、直阁将军曹道刚领禁卫亲军500人前往雍州逮捕王奂;另派镇西司马曹虎领兵自江陵(今属湖北)由陆路北上,会师襄阳,配合吕、曹行动。王奂之子王彪与曹虎战,败回。三月,裴叔业与司马黄瑶起在雍州城内发动兵变,攻击王奂,并擒斩之,王奂之乱遂平。齐武帝见裴叔业很有才干,仍留其为晋安王征北谘议,领中兵,扶风太守,迁晋熙王冠军司马。[1] 

裴叔业辅佐萧鸾

延兴元年(494年),加宁朔将军。此时西昌侯萧鸾已预谋夺取帝位,便以裴叔业为其心腹,裴叔业在一年中,先后平定了各地亲王,为萧鸾称帝起了重要作用。
是年正月,萧鸾便暗中准备,欲废黜齐三任帝萧昭业,屠杀各地亲王,以便自立。七月,萧鸾派卫尉萧谌领兵冲入宫中,诛杀萧昭业。随之立新安王萧昭文为帝(第四任南齐帝),改元延兴。九月,齐鄱阳王萧锵得知萧鸾废杀第三任皇帝的消息。此时,萧鸾已完全掌握南齐政权,宫内外都认为萧鸾不久将夺取皇位,然而,萧锵对此并未引起警惕,每次拜访萧鸾,萧鸾都十分客气,这使萧锵更加信任萧鸾。不料,萧鸾竟派2000人包围萧锵的住宅,遂将其诛杀,接着又杀了随王萧子隆
雍州刺史晋安王萧子懋于正月时,便欲举兵推翻在朝中专权势力日盛的萧鸾,遂拉拢驻防襄阳的征南大将军陈显达陈显达即将其谋密报萧鸾。萧鸾以陈显达车骑大将军,调萧子懋江州刺史。九月,萧子懋得知鄱阳王萧子锵、随王萧子隆先后被萧鸾谋杀的消息,欲起兵讨萧鸾。萧鸾得知后,即派中护军王玄邈领兵征讨萧子懋;又派军主裴叔业和于瑶之先行进袭浔阳(今江西九江西南),讨伐萧子懋。萧子懋得知密谋泄露和萧鸾派兵来攻的消息,即派300人守卫湓城(今江西九江)。裴叔业领兵越过湓城,逆渡而上,待到半夜,即回军急攻湓城,城局参军乐贲打开城门迎接裴叔业军。萧子懋遂领兵登寻阳城固守。中兵参军于琳之是于瑶之之兄,欺诈劝说萧子懋如果用重金贿赂裴叔业,可以免除大祸。萧子懋信以为真,顺势派于琳之前往行贿。于琳之乘机向裴叔业呈献谋杀萧子懋的密计。裴叔业遂派军主徐玄庆领兵400随即于琳之进入州城。入城后,于琳之领200人,手持佩刀进入萧子懋府,将萧子懋斩首。
裴叔业于浔阳(今江西九江西南)诛杀晋安王萧子懋后,乘胜向湘州(治今湖南长沙)挺进,欲杀湘州刺史南平王萧锐。南平王属下防阁周伯玉对众人大声喊道:“此非天子意。今斩叔业,举兵匡社稷,谁敢不从”(《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五》)!萧锐的典簸官喝令左右武士斩周伯玉,裴叔业遂杀萧锐。然后裴叔业后乘胜前往郢州(治今湖北武昌)、南豫州,先后又斩晋熙王萧銶、宜都王萧铿
萧鸾即帝位,史称齐明帝,改年号建武,为南齐第五任皇帝。

裴叔业淮汉之战

北魏孝文帝元宏萧鸾篡夺帝位之机,兴师南下进攻南齐淮汉(今淮河中游沿岸)地区(参见淮汉之战)。建武二年(495年)正月,魏将拓跋衍领兵攻钟离,遭齐将萧惠休袭击,败归。二月,魏帝亲率军30万渡淮河,进至钟离督阵。齐明帝派裴叔业和左卫将军崔慧景前去救援。三月,魏帝亲领军进至邵阳洲(今安徽凤阳东北淮河中),并就地筑城,用栅栏切断水路,阻齐援军,同时于淮水南北两岸夹筑二城。裴叔业领兵攻魏军,克此二城。魏帝采纳部下建议,放弃进攻淮汉的计划,下令回师,退兵洛阳。裴叔业被封为黄门侍郎,武昌县伯,食邑五百户,仍持节都督徐州军事、冠军将军、徐州刺史。

裴叔业救援雍州

建武四年(497年)六月,魏孝文帝又发冀、定、瀛、相、济五州兵20万大举攻齐。九月,北魏迁都洛阳。魏帝亲率大军开赴襄阳,彭城王元勰等36路兵马前后相继,众号百万。魏帝自率兵南下至宛城,克外城(参见南阳之战)。南齐守将房伯玉据内城坚守,魏军不能克。魏帝留兵围攻南阳,又带一部进围新野(今河南新野)。新野太守刘思忌据城抵抗。齐明帝命徐州刺史裴叔业引兵救雍州(治今湖北襄樊),裴叔业认为:“北人不乐远行,唯乐侵伐虏堺,则雍司之贼,自然分张,无劳动民向远也”(《南齐书·裴叔业列传》[1]  )。遂攻魏虹城(今安徽五河西),俘4000余人。裴叔业徙督豫州、辅国将军、豫州刺史,持节如故。十二月,齐帝萧鸾诏度支尚书崔慧景领兵2万,骑兵1000救雍州,裴叔业等攻北魏楚王戍(今安徽临泉西南),遭伏击,大败而走。

裴叔业涡阳解围

建武五年(498年)正月,北魏统军李佐率军攻拔新野,俘杀刘思忌,震惊沔北(即沔水之北),南齐湖阳、赭阳、舞阴、南乡等守将相继南逃。齐明帝派将救寿阳。齐宛北城在二月终于被魏军攻拔,守将房伯玉等出降。三月,齐将相继败退襄阳。魏军以10万之众围樊城,继至悬瓠。魏镇南将军王肃进攻义阳,裴叔业领东海太守孙令终、新昌太守刘思效、马头太守李僧护等5万围涡阳(今安徽蒙城)以救义阳。北魏南兖州刺史济北孟表守涡阳,粮尽,食草木皮叶。裴叔业将所杀魏军尸体堆积起来,高有五丈,以示城内。又遣军主萧璝、成宝真分攻龙亢,北魏广陵王元羽率2万人和5000骑兵救之。萧璝等不敌,裴叔业自率3万余人数道助之。魏军新至,军营未立,大败。元羽与数十骑逃走,齐军追获其节。魏主又使安远将军傅永、征虏将军刘藻、假辅国将军高聪等救涡阳,并受王肃节度。裴叔业进击,大破之,高聪逃往悬瓠,傅永收集散卒而还。裴叔业再战,斩首万级,俘3000余人,获器械杂畜财物以千万计。魏主闻广陵王败,令王肃等撤义阳之围,与大将军杨大眼奚康生等率步骑18万救涡阳,裴叔业见魏军来势颇盛,便退保涡口(今安徽怀远)。
七月,齐明帝萧鸾卒,太子萧宝卷即位,是为东昏侯。魏帝本计划大举进攻,闻齐主死,以礼不伐丧为由,于九月退兵。永元元年(499年)九月,裴叔业徙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军事、南兖州刺史,将军、持节如故。

裴叔业投顺北魏

永元二年(500年)正月,裴叔业因东昏侯萧宝卷不断诛杀大臣,惊惧不安,心登寿春城北望淝水,对部下说:“卿等欲富贵乎?我言富贵亦可办耳”(《南齐书·裴叔业列传》[1]  )。加之太尉陈显达反齐时,裴叔业曾遣司马李元护率军入援,实持两端,齐廷故疑之。裴叔业也曾派人到建康探听消息,结果都不利于自己。裴叔业的侄子裴植、裴飏、裴粲等都逃到寿阳,说齐廷必来攻,裴叔业听后忧惧不已。裴叔业又遣亲人马文范至襄阳,向雍州刺史萧衍(后为梁武帝)求自安之计,说:“天下之事,大势可知,恐无复自立理。雍州若能坚据襄阳,辄当戮力自保;若不尔,回面向北,不失作河南公。”萧衍叫马文范回报说:“群小用事,岂能及远?多遣人相代,力所不办;少遣人,又于事不足。意计回惑,自无所成。唯应送家还都以安慰之,自然无患。若意外相逼,当勒马步二万直至横江,以断其后,则天下之事一举可定也。若欲北向,彼必遣人相代,以河北一地相处,河南公宁复可得?如此,则南归之望绝矣”(《魏书·裴叔业列传》[3]  )。裴叔业迟疑未决,一方面遣其子裴芬之建康为人质,另一方面派人到魏豫州刺史薛真度处,问以降魏之事。薛真度裴叔业早降,说:“若事迫而来,则功微赏薄矣”(《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三》)。此后,双方多次往来。此时,裴芬之也逃回寿阳。
裴叔业权衡再三,遂举寿阳投降北魏。北魏派彭城王元勰、车骑将军王肃等率步骑10万赴寿阳接应裴叔业。魏宣武帝元恪下诏书褒奖裴叔业:“叔业明敏秀发,英款早悟,驰表送诚,忠高振古,宜加褒授,以彰先觉。可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豫雍兖徐司五州诸军事、征南将军豫州刺史,封兰陵郡开国公,食邑三千户。”又赐裴叔业玺书:“前后使返有敕,想卿具一二。宝卷昏狂,日月滋甚,虐遍宰辅,暴加戚属,淫刑既逞,朝无孑遗。国有瓦解之形,家无自安之计。卿兼兹智勇,深惧祸萌,翻然高举,去彼危乱。朕兴居在念,深嘉乃勋。前即敕豫州缘边诸镇兵马,行往赴援。杨大眼奚康生铁骑五千,星言即路;彭城王勰、尚书令肃精卒十万,络绎继发。将以长驱淮海,电击衡巫。卿其并心戮力,同斯大举。殊勋茂绩,职尔之由,崇名厚秩,非卿孰赏?并有敕与州佐吏及彼土人士,其有微功片效,必加褒异”(《魏书· 裴叔业列传》)[3] 
二月,魏宣武帝又派统军奚康生率羽林禁军1000人南下增援,大将军李丑、杨大眼率领骑兵2000人入寿阳协防。奚康生魏军到后,即接管寿阳。宣武帝追赠裴叔业开府仪同三司,余如故。谥忠武公,给东园温明秘器、朝服一袭、钱三十万、绢一千匹、布五百匹、蜡三百斤。
由于齐帝的暴行,前去率领水军攻打寿阳的平西将军崔慧景也于三月叛齐,围攻建康,虽未成功,但沉重打击了齐国的统治。至八月,齐军在与北魏的战争中遭到惨败,淮南地区悉入于北魏手中。此后,南齐更是内乱加剧,纷争不息,又大起宫殿,穷极绮丽,百姓怨怒,军心离散,再无力与北魏作战,以至一年后由梁取而代之。

裴叔业家人

编辑
裴叔业,魏冀州刺史徽之后也。五世祖苞,晋秦州刺史。祖邕,子河东居于襄阳。父顺宗,兄叔宝,仕宋齐,并有名位。[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