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世圣女:族长

编辑:广大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2 07:43:2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媚世圣女:族长》是一部17k小说网首发的魔法奇幻类型的小说,作者吕懵,讲述了占星女史幽鸣与人通奸,没放逐蛮荒,帮异族少年登上组长之位的故事。

媚世圣女:族长基本信息折叠

小说名称:媚世圣女:族长,借我用一下
小说书号:165860
小说类型:魔法奇幻
小说作者:吕懵
首发网站:17K小说网

媚世圣女:族长作品简介折叠

当朝占星女史幽鸣被查与人通奸,被放逐西部蛮荒。但是半路就被掉包逃脱,竟然误打误撞进入了卡洛斯,异族人的领地。占星女史化身逃婚的大家闺秀帮助异族少年登上了族长之位。当然,第一件事情,就是返回京城!那里,有太多未完的事情等待着她!

媚世圣女:族长小说目录折叠

第一卷
【分卷阅读】
· 序+路上劫(一)
· 路上劫(二)
· 璃砂族(一)
· 璃砂族(二)
· 金鸡蛋(一)
· 金鸡蛋(二)
· 新族长(一)
· 新族长(二)
· 新族长(三)
· 新族长(四)
· 入虎穴(一)
· 入虎穴(二)
· 赵家堡(一)
· 赵家堡(二)
· 赵家堡(三)
· 赵家堡(四)
· 赵家堡(五)
· 转折点(一)
· 转折点(二)
· 转折点(三)
· 胡人劫(一)
· 胡人劫(二)
· 星辰乱(一)
· 星辰乱(二)
· 怪石山(一)
· 怪石山(二)
· 怪石山(三)
· 怪石山(四)
· 边疆战(一)
· 边疆战(二)
· 边疆战(三)
· 边疆战(四)
· 边疆战(五)
· 乱糟糟(一)
· 乱糟糟(二)
· 乱糟糟(三)
· 乱糟糟(四)
· 乱糟糟(五)
· 乱糟糟(六)
· 意绵绵(一)
· 意绵绵(二)
· 意绵绵(三)
· 意绵绵(四)
· 意绵绵(五)
· 意绵绵(六)
· 意绵绵(七)
· 蝶恋花(一)
· 蝶恋花(二)
· 蝶恋花(三)
· 蝶恋花(四)
· 蝶恋花(五)
· 担担面(一)
· 担担面(二)
· 担担面(三)
· 担担面(四)
· 小树林(一)
· 小树林(二)
· 小树林(三)
· 小树林(四)
· 小树林(五)
· 拿挞多
· 云顶阁(一)
· 云顶阁(二)
· 云顶阁(三)
· 云顶阁(四)
· 云顶阁(五)
· 云顶阁(六)
· 救煜铭(一)
· 救煜铭(二)
· 救煜铭(三)
· 救煜铭(四)
· 大爆炸(一)
· 大爆炸(二)

媚世圣女:族长精彩预读折叠

秋风瑟瑟,吹落枝头黄叶,路上行人匆匆而过,卷起细微的粉尘。帝都城里依旧繁华一片,百姓安居乐业,歌舞升平。
一向紧闭的皇宫大门今日却意外的开启,侍卫统领拿了一张白色告示贴于久不更新的公告栏上。
“本朝占星女史幽鸣,查出与侍卫通奸,败坏国体,有辱我朝名声,特赐贬为庶民,并流放西方蛮夷之地,永世不得返回帝都。”
告示一出,便引来了大批人的围观,有好事者添油加醋“我看这占星女史多半是寂寞了,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更有人附和说“我也听说,这占星女史常年居住在云顶阁,那里一年都难得见到几个人,不憋疯才怪呢。”人群里议论纷纷,不时还会传来一阵哄笑。
“咯吱”皇宫大门再次打开,一行带刀侍卫押这一个蓬头垢面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的身上穿着囚衣,手脚都被铁链绑住,每走一步都会发出闷钝的触碰声。
围观的百姓交头接耳,甚至有人对其指指点点。
“这就是那个占星女史幽鸣吧。”不知是谁给下了一个论断,议论声变得更大了。
一个满脸胡子浑身赘肉地男子讥笑着。
“看这身无二两肉的女人,没准是长得太丑了没人要,才会去偷的吧。”
周围爆发出一阵笑声,一直垂着头的女子赫然抬起了脸,怒视着那个刚才讲话的男人。
讥笑声戛然而止,大家都被女子的绝色的样貌所震惊。肌若凝脂,眉似柳叶,小巧的鼻子配上饱满的双唇,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但是最绝的当属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看一眼宛若身陷泥沼不能自拔。尤其是此时她的眼底带着怒意,更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美艳而危险,勾起所有男人心里的占有欲。
“快走!”
幽鸣身后的侍卫狠狠地推了她一下,这才结束了这场对视,她继续低下头,缓步前行。
留下刚才的那一抹惊艳回荡在所有人的心里。人群里有带着妒意的农妇,没好气的在背后窃窃私语。
“长的再美又怎么样,还不是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但是在场的男性却没有附和,刚才的嬉笑早已抛到了脑后,他们的目光随着刚才的美人渐行渐远。心里恐怕充满了遗憾和不舍。
出城的时候,夕阳西下,余晖将她幽寂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她的心里充满了怨恨,每走一步就是对她人生的侮辱,那夜的事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帝都,她一定会再回来的。
路上劫(一)
这是一片信封星辰的大地,名曰世虚。两百年前,火族少年烈耀率领他的族人,统一了中部的各个氏族,建立起了世虚大地上最强大的国家——盛煌帝国,定都于苍星,从此五大部落封地为王,史称焕烨大帝。
从盛煌帝国建立开始,每位君王身边就存在一位占星女史,对整个国家而言,占星女史便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居住在苍星城最高的建筑云顶阁里。只有每当有重大事情宣布的时候才会从上面下来,她们被当做是神遗落在人间的女儿,是星辰的守护者。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人力的影响逐渐盖住星辰的力量,欲望的逐渐膨胀和人的自我意识,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甘愿被小小的星辰主宰命运。
到了如今,被称作盛世明君的轩烙帝煜铭更是不把星象放在眼里,他以才治天下,宣扬人治的理念,求才若渴,知人善用。虽然他也残暴,治理国家苛刻,绝不手软,但是因为他的果断睿智,国家在他的带领下国富民强,百姓安居乐业。
此次废黜了占星女史,在整个世虚大陆都引来了不小的争论,并且轩烙帝下令不会新立占星女史,成为史上第一任没有占星女史辅佐的帝王,虽然朝中上下,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是因为轩烙帝的一意孤行,加上对求情者绝不手软,新立一事只好作罢。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国无大碍,百姓依旧生活安康,于是他们渐渐开始相信,星辰的力量或许并没有那么强大。
幽鸣已经行了一月有余,天气越来越冷,西部蛮荒之地更是风沙不断。一路上,人们议论的重点从不可思议,到欣然接受,再到现在的充满鄙夷。每一句都像是隔在幽鸣的心上,曾今的她被视为圣女一般不容侵犯,如今,她只能低下她高贵的头,忍受着世人不明真相的职责,她死死地握紧拳头,纤细的手指被捏的苍白,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
该死的煜铭,如果煜钊有事,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喂!想什么呢!吃饭了!”护送的衙差没好气地说,递给她一个硬邦邦的馒头。
幽鸣瞟了一眼,然后别过头去。
“哟?还嫌了?你以为你是谁?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占星女史?想清楚吧!你不过是个**而已。”
幽鸣忽地转过脸,死死地盯住那个口出狂言的衙差,眼里像是要沁出血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衙差先是一愣,继而一股怒气上头,竟然伸手捏住幽鸣的脸颊,硬是把馒头塞进她的嘴里。
“吃!你给我吃!”
幽鸣拼命地挣扎,被铁链拴住的双手敲打着对方的身体,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但是对方丝毫没有反应。
呸,粗暴的男子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恶狠狠地朝着地下吐了一口口水。
“敬酒不吃吃罚酒。”
幽鸣抹了抹嘴,发现刚才的争斗,竟然撕破了嘴角,淡淡的腥味让她有些反胃。
“好了,别闹了,待会儿到前面的市集给她买点好吃的吧,毕竟是占星女史,娇贵。”另一名衙差出来打圆场,随即走到还在气鼓鼓的同僚身边小声地嘀咕着。
“你小心点,皇上说了,必须把她送到西边无夜城,如果她死在路上,我们俩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这才整理了一下情绪,站到旁边啃着馒头,不说话。
按现在的速度,再过几天,就要到无夜城了,到时候会与当地的衙门交接,那么幽鸣便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眼下,唯有前面的一个小市集是最适合逃跑的。幽鸣心里在盘算着,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正午刚过,衙差便催促她上路。无夜城位于世虚的西面,处于盛煌帝国的边界,常年日晒,缺少雨水,遍地黄沙,寸草不生。所以也有死寂之城的说法,经常有人被发配到那里,因为适应不了严苛的环境而死亡。而去无夜城的路上,必定会经过一个小村庄,那里是进沙漠前最后的一个绿洲,聚集各种各样的人,可谓是龙蛇混杂,那便是他们将要去的地方——京繁。
“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进城之后就赶紧找个地方住下吧。”
“是啊,没想到这里的天气这么反常,中午还大太阳,到了晚上就冷得直打哆嗦。”
两名衙役掖紧身上的衣服,勾起个身体,把自己缩成一团,好让这风吹不进身体里去。
前面就是京繁,几丈高的城门,庄严肃穆,城门上飘飘扬扬地挂着一具风干的尸体,着实让人害怕。
这里处于边界,经常会有些不法之徒混迹进来,被发现后,就会被吊在城门上,以禁效尤。
城门是用大理石做成,每次开关,都要耗费十几个人力。两位衙差上前,跟守门的侍卫说明了来意,并且出事了公文。侍卫点头、放行。三人赶在太阳完全落下前的最后一丝光亮中进了城。
城里比想象中的要繁华,尤其是当夜晚来临,日头不再那么毒辣,街上的人就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衣着怪异的异族人,街上摆卖的也是一些不常见的小玩意儿。
护送的衙役找了一家客栈投宿,老板娘是个中年妇女,一看就是见多世面的人,练就了一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打从三人进门开始,她就知道该怎么把人安顿的好好的。
“差大爷,刚巧楼上还有两间紧挨着的房子,绝对安全,您看?”老板娘一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行了行了,就它吧,有什么好吃的都给爷端上来,再来几壶酒,暖暖身子。”
“好嘞!”老板娘的细嗓门应了一声,扭着个水桶腰就下楼去了。
“你就住这个房间,明天一早就出发,老实点,待会儿会有人给你送饭的。”
衙差叮嘱完,顺带关上了门,留幽鸣一个人在屋子里。这屋子位于二楼的最里面,阴暗潮湿,旁边就是衙差住的地方,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她都能略微听到衙差们的嬉笑声。刚进门的时候她细细打量过,客栈是以对门式排列,虽然她的房间是最后一间,但是对面还有一件稍大些的屋子。而在衙差关门的时候,她从门缝里看到有人进了对面的房间。
幽鸣的心里计划着,得找个机会溜出去。
店小二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小二低着个头推门进来。
“这是隔壁差爷给你点的菜,姑娘慢用,小的告退。”
说完,抬腿便打算溜,在来之前,老板娘就告诉了他,这个房间里关着一位犯人,他本想推辞,但是老板娘扬言要扣他工资,他这才硬着头皮闯了进来。
“小二哥?你为什么不敢看我?难道我那么恐怖么?”
店小二战战兢兢地杵立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不是,姑娘还有何吩咐?”
幽鸣缓缓走到店小二身边,纤细的手游走在店小二精瘦的身体上,店小二浑身都在发抖,头埋的更低了。
“你看看我呀。”幽鸣用手指挑起店小二的下巴,强迫对方直视自己。
店小二的眼里从害怕转为震惊,身体也不在颤抖,反而僵直了站在那里。
“小二哥,人家好多天没有洗过脸了,脏死了。你看浑身都臭臭的。”幽鸣嘟着个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你能不能帮我备桶水,我想好好洗个澡。”幽鸣用充满期许的眼睛看着店小二。
果然不出所料,店小二立马应承下来,临走的时候眼睛还一直黏在幽鸣的身上。
哼,幽鸣看着再次关上的房门一声冷笑,刚才只不过是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
幽鸣看着手里刚从店小二身上摸下来的小刀,眼睛里充满了奇异的光亮。
词条标签:
小说